Siehe

上课的时候突发奇想,呵,嘉嘉玩脱了吧

安哥生贺的画又重描了一遍,好看多了